从古典到观念,当代语境下的新写实油画

  • 5t5t.com.cn   来源:娉娉网   2020-07-10 00:35:43  

  白纸新娘·灰色世界 2013年 曾传兴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当代艺术进入到以后现代主义和消费主义为主要特征的时期,一批生于60年代的青年画家崭露头角,绘画远离宏大叙事的伟岸形象,以无聊、颓废的表情和行为自得其乐,极大削弱了80年代的理想主义。今天,一支以70后为主体的画派悄悄崛起,对这种潮流进行反拨。这就是新写实,或曰后写实。

  灰蒙蒙的世界里,穿着白纸折出的婚纱的新娘在水一方;阳光灿烂的午后,母子二人温馨地窝在沙发里对视嬉戏;青石板上,风干了的玉米、蘑菇、老南瓜随意散落,是一首岁月的清平乐……这是日前在北京万荷美术馆开幕的“后写实·新经典——当代中国写实油画十人展”中展出的作品。蔡杰、姜向东、来源、李文涛、刘向东、默涵、任志忠、燕娅娅、曾传兴、周松等十位新写实画家中的佼佼者入展。美术批评家、独立策展人杨维民强调,与此前的写实不同,后写实或曰新写实画派不仅注重个体存在,更关注理想实践,张扬古典精神,同时观照正在发生的现实,希图在个体生存的经验和希望中实践价值重建的终极关怀。

  名之为“后写实”或“新写实”,“后”在何处,“新”又在何处?写实又向何处去?从古典写实到观念写实的画家们在当代语境下的处境与未来发展值得探讨。

  “写实油画处境其实尴尬。”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外国美术研究室主任王端廷一语点破,指出西方油画进入中国100多年来,经过几代中国美术人的探索,但是尚未能够十全十美掌握这门语言,也没有出现与达芬奇、拉斐尔等齐肩的画家和油画作品。而与此同时,油画在西方已经被边缘化了。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坦言,画展中永远是影像、装置艺术放在前面,写实油画往往偏居一隅。不过王端廷也认为,尽管如此,既然中国还没掌握油画的奥秘,依旧值得继续探索。

  写实与写实也有所不同。王端廷指出,改革开放以来写实绘画主要有三个潮流,一种是靳尚谊等新古典写实,静穆、唯美,重社会性题材;一种是超级写实,产生于对相机的对抗,力图画得比相机还要写实;还有一种是徐邦耀等人的超现实主义写实。杨维民强调,新写实画派将具象写实与当代观念有机融合,既有新古典绘画的传统精髓,也吸取了超写实、新表现写实等艺术创新理念,从古典写实走向观念写实。

  对于“新写实”之“新”,王端廷认为,他们描绘的已经不是自然主义的写实,甚至难以看到自然空间,所有人都在人为制造的空间之中。比如周松的《白日梦》,背景就是梦里世界末日的满目疮痍。社会性的宏大叙事、带训诫意义的题材被抛弃,个性化体验成为当代新写实的特点之一。“写实风格的变化,是感受的变化。”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北方美术》执行主编邵亮指出,新写实与20年前的写实不同,原因在于20年后我们的生活与20年前不同了,观察工具、感受方式都在改变。不同的写实风格没有档次之分,因为它们都真实反映了我们对生活的真实感受。

  而四川美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何桂彦观看画展之后对新写实画派的特点有着更深的理解。在他看来,新写实画派的写实与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写实并没有本质的差别,区别在于背后的精神诉求,写实只是媒介和手段。这与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廊》杂志执行主编王平的观点不谋而合,王平也强调,“重要的不是达到写实的技术,而是他们传达出的思想观念”。技术堆砌不是艺术的全部,艺术要超越技术,要有技近乎道的过程,才会让人感动。他从画展中看到,新写实的画作超越了过去的共同体验、共同理想的表达,更强调个人体验,体现出审美的时代性,有朴素的情怀。如蔡杰《青春物语二》将普通生活中的洗头画面定格,任志忠《窗外阳光灿烂》母与子场景,传递出的轻松愉悦,都是在用朴实打动、温暖人。

  有人说中国没有真正自己的当代艺术。画家、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曾传兴此次参展,他指出最好是画带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无论是风景、静物还是人物,都应该加入自己的情感,不为别的,为了尊严。王平也强调,与西方油画相较,画家的文化立场很关键。一方面,应该从民族特性、从传统出发为油画带入新的东西;一方面画作应该与时代相关,如果画家的作品从16、17世纪都能找到相似的画,那么这样的创作价值是不大的。

  要情感表达,要传递思想,要有时代性,要有中国特色,推重“观念写实”的新写实画派面临的市场并不乐观。“画油画是件冒风险的事。”吴洪亮深有感触,画新写实油画,一年能画20张甚至是10张都已经算很多了,一旦选材选错了,两个月可能就白费了,时间的风险很大,何况市场也不乐观。所以他笑言:“坚持写实绘画的都是劳动模范。”但是他也相信,只要真诚坚持,就有可能成为经典。

  有拍卖行老总现场为画家们打气,指出因为国画价太高,油画市场前景还是明朗的,收藏家自传统水墨转入油画收藏,一开始还是会关注到写实。如今的收藏家群体也在变化,一般都是40岁以上的海归,对艺术有较强的把握力。邵亮在法国时,见到旅馆里写实类画作已经被塞尚风格取代,而画廊老板则告诉他:批评里虽然不写写实了,但写实就像大米白面一样存在着。


重庆哪家医院看痘痘好 http://wapyyk.39.net/hospital/ee65f_comment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