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渊(宋晓婷宋允诚)阅读

  • 5t5t.com.cn   来源:娉娉网   2020-08-10 06:06:48  

《》小说主角是宋晓婷宋允诚,这里提供情渊宋晓婷宋允诚小说,情渊剧情精彩,强势推荐。 靠窗的病床上躺着深度晕迷的何静怡,她的妈妈,鸿延国际董事长夫人,拥有让无数人羡慕的显贵身份,可背后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

精选内容:

再次见到宋允诚是五天后的傍晚,C城最负盛名的私立医院VIP监护病房里。

刀伤在宋晓婷的胃部,伤口不算大,却在她的腹部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疤痕。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接受不了妈妈变成植物人的事而自杀,被宋允诚救了。谁也不会知道这一刀是宋允诚亲手刺入她的身体。

豪华病房里只有宋晓婷和她妈妈两个病患。

靠窗的病床上躺着深度晕迷的何静怡,她的妈妈,鸿延国际董事长夫人,拥有让无数人羡慕的显贵身份,可背后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

何静怡双眼紧闭,苍白的脸被氧气罩盖住,全身插满软管随时都会灯尽油枯。曾经的清雅高华已逝,几天的时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宋晓婷看得心里一阵难受。

这十天来迷茫、伤心、绝望让她彻夜难眠。

如果当年妈妈没有跟宋鸿延结婚,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自己也不会遇到宋允诚了。

护士刚给她伤口换好药离开病房。

宋允诚就带着一身酒气和寒意推门进来,反手将门关上。

“怎么还没有断气,命可真大。”他轮廓深邃五官冷俊,咄咄逼人的气势给人强大的压迫感,随意地站在何静怡病床前玩味地敲着监护仪,沉蕴杀意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就算将眼前这个女人拆骨剔肉也消除不了他十年来刻入血骨的恨意。

十年前,何静怡小三上位抢走他父亲,成为正牌宋夫人。他的母亲用自杀了结了痛苦不堪的一生。那天母亲站在自己面前,将锋利的尖刀刺穿心脏,鲜血猝然喷薄而出的那一幕,成了他十年如影随形的噩梦。

见到他时宋晓婷本能的将身体向被子里缩了缩,但又害怕他一时冲动拔掉妈妈的氧气管,不得不咬着牙坐了起来,扯动了胃部刚缝合的伤口有些痛,“哥,你说每刺我一刀就可以换妈妈七天的命,今天才第五天。”

“我的话你也信。”宋允诚削薄的唇勾起漂亮的弧度,声音却带着明显的鄙视。

“她都这样了为什么不能放过她?”宋晓婷白皙无瑕的脸清瘦了许多,更显肤色胜雪,眸光盈溢,她总有种摄人心魂的明艳,那怕是现在这般病弱的时候。

宋允诚微不可觉地蹙了下眉,缓步走到她床边,“你知道我母亲在死前那半年是怎么过的。”

“可那不是她的错。”

“闭嘴!” 宋允诚喝止道,挥手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将宋晓婷扇倒在病床的铁架上,右脸泛起五道红肿的痕迹。

宋晓婷只觉右耳嗡嗡作响、一阵天旋地转,半天她才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口腔里一股铁锈般的腥甜。

“你说过只要让她活着,我怎么对你都可以。”宋允诚挺拔修长的身影逆着灯光,清冷的眉眼里满是嘲讽。

宋晓婷没来得及开口,宋允诚已经俯身吻住了她。

当他温热的舌尖探入口中,唇齿交缠的那一刻,宋晓婷的心脏要跳出胸腔,身体因为突然的悸动而颤抖不已。

这并不是一个亲吻,宋允诚凶狠地咬破她的舌头,口腔里血腥味更浓了,她呆滞的大脑瞬间清醒,发现宋允诚已经撕开她的上衣,丰挺诱人的胸部完全暴露在空气里……

自己的妈妈还躺在旁边的病床上输着氧气……

宋晓婷顿感万分羞辱与狼狈。她拼命挣扎着,想躲开他的亲吻和抚弄。

“不要,不要这样,哥哥。”支离破碎的声音从她被堵住的嘴里溢出。

在她心中宋允诚是个站在云端的王者,高不可及;不知从何时起,她对这个男人动了心,那种隐密且不可告人的禁忌之情,让她无地之容又不可自拔地深陷其中。

她暗恋着自己哥哥,很变态,很可耻吧。

但此刻的宋允诚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狰狞可怖让人心生畏惧。

“你不是一直都想我这么对你吗!现在装他妈什么清纯,你就跟你妈一样是个不要脸的贱货。”宋允诚强劲有力的手臂压着她动弹不得。

她的身体温热,柔软,充满弹性,令宋允诚在下一秒有些失控的亢奋,毫不犹豫低头一口咬上她的左肩。

“啊!”她痛地大叫,却换来更无情的啃咬。

“想让你妈活的更长久,就让我在她面前干死你。”宋允诚的手伸向她的下身,抓紧裤带用力一扯……

“放过我吧,哥哥,求求你。”宋晓婷用尽全力哀求着,哭泣着,挣扎着,却摆脱不了他的桎梏,腹部刚刚缝合的伤口又被撕裂开了,鲜红的血渗透了白色的绷带。

纠缠贴紧的身体,激起了宋允诚更强烈的征服欲,在她耳边低低的喘息,“滋味很爽吧!我的好妹妹!”

宋晓婷害怕绝望到想咬舌自尽,结束这种狼狈不堪的凌辱。

宋允诚的动作没有丝毫怜爱,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就上,在他攻陷她的时候,锥心剜骨般的剧痛让她窒息到冷汗直冒,意识开始昏沉……

病房里充斥着粗哑的喘息和痛苦的呻吟。

宋允诚在她身上予取予求,温软紧致的吸引原来如此销魂,让他舒爽得发狂……

这一刻时间仿佛漫长得没有边际。

宋允诚第三次还未结束的时候,宋晓婷已经晕厥。在失去意识之前她想对宋允诚说:哥哥,如果我下地狱能让你解脱,我愿意。